杂食/最近专注爆豪胜己

  鱼乐  

【茂灵茂】润唇膏


临近冬假,连来相谈所的客人都少了。

影山茂夫无所事事地坐在相谈所咨询台后的凳子上,打了个哈欠。

冬日里临近傍晚的阳光从百叶窗的缝隙里穿过,在工作桌上一条条排齐躺着,微微泛橙却又没什么温度,像是冰箱里的照明灯。影山茂夫撑着脸,眼睛盯着这些光条,默数他们的总数——人在无聊的时候总会做一些格外幼稚的事。

“龙套,时间到了。”

灵幻新隆关了电脑,站起来抻个懒腰,骨头轻微地咔咔响了两声。

“好的。”影山茂夫回过神,也站起身。真是快要过年节的冷清日子了,直到下班也没有委托,也算难得轻松。

影山茂夫低头整理着桌面上的杂物,眼前突然一暗,引他抬眼看过去。男人不知何时走到咨询台前,背对着从百叶窗投进房间的余晖,形成大片的阴影把影山茂夫罩住了。

灵幻新隆一手撑着咨询台,另一只手的拇指蹭过影山茂夫的唇,这让他一愣,头微微侧偏。

“没有好好补水的习惯嘛,嘴唇都干裂了,龙套。”男人伸出食指戳戳影山茂夫的下唇唇角,看他因为突如其来的刺痛抽了口冷气。

“嘶……痛。”

影山茂夫皱着眉往后躲,他抬手捂住嘴抹抹,又拿下手看,没有血迹,大概已经稍微结了痂,然而被灵幻新隆戳了之后还会感觉到一点点跳着的疼痛。

灵幻新隆挑眉,一脸“你看我没说错吧”的表情,然后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锤手心。

“对了,保湿的甘油我记得还有一点,你等等啊,龙套。”

“……哦。”

抽屉里的一小盒润唇膏还是给前前个委托的大姐送的,灵幻新隆以为是护肤霜,后来才发现是润唇膏。不是女性常用的口红柱状,而是小小的一个塑料圆盒,盛着半透明的固体。意外的看起来并不娘气,虽然灵幻新隆也并不在意这个就是了。

他用食指挑了点,抹在影山茂夫唇上,觉得不太好使力,又换作用拇指把唇膏抹匀。

涂抹的过程中灵幻新隆下意识地不断放轻缓动作,最后仿如蜻蜓点水一般小心翼翼——也许是因为嘴唇本就是人体中最柔软脆弱的部分之一,十四岁的少年的薄唇,触感竟比幼儿的脸颊还要温软几分。

年轻就是好咯。

灵幻新隆颇带艳羡地用另外的四个指头按按弟子软乎乎的脸颊。想想自己随着年龄增长日渐粗糙的皮肤,是该去买几本美容技法书学习学习了。前段日子听到的某个欧巴桑委托人怎么说来着?只要保养好,男朋友还在幼儿园——啊呸,女朋友。

“……师傅,好了吗……”

影山茂夫说话时吐出的热气碰到了灵幻新隆微冷的指尖,惊了他一跳,忙不迭地把手收回,背到身后,“啊……是,好了,涂好了喔,龙套。”

“师傅的嘴唇也很干。”弟子抬手按在灵幻新隆的唇上摸摸,说。

“唔,有吗?”

“有。”

“那我也……唔。”

影山茂夫从灵幻新隆手里拿过盒子,学着男人之前的样子挑了点唇膏抹在他唇上。

少年的指尖也是凉的。

“……”

“师傅这样一直盯着我看我都没办法好好涂了。”影山茂夫停下手,说。

“……呃,这样啊。”灵幻新隆和弟子沉默着对视两秒,又两秒……最后他选择闭眼。

好吧,ok,怎么高兴怎么来好了。

小孩子什么的,连手指都那么柔软,真是犯规。









*我要说实际上mob等灵幻闭眼了有偷亲你们信吗。

*完全没写出来想要的感觉的一篇不知道什么鬼。




*其实想看的瞎扯的剧情:

“师傅。”
“啊?”
“……师傅。”
“……啊?”
“……师傅……”
“……好好说话。”
“吻我。”

……
……
……
耶。
【病不轻】


评论(9)
热度(70)
© 鱼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