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最近专注爆豪胜己

  鱼乐  

【茂灵茂】寒假

*影山茂夫16岁&灵幻新隆30岁
*芹泽君被我写成了透明人
*写东西特别慢的毛病还是改不掉



放寒假的那天落了当年的第一场雪。

影山茂夫拖着箱子走进车站的那会儿,天还只是阴着,灰白的云蒙了厚厚的一图层,把该有的天色盖住了。直到轻轨缓缓驶离车站高高的白色顶棚,才见到星星点点的冰碴儿粘在车窗的玻璃外面,还有无数细碎的影子,在靠坐在车窗边的人的黑色眼睛里划过浅浅的白痕,从高处的云间坠进地平线边缘的灰黑色水泥森林。

玻璃上隐隐约约映着影山茂夫撑着脸看向外面的样子。

这是他上高中后的第一个寒假。

初三忙碌辛苦的毕业季之后,影山茂夫以不算出色,但也没有如何惨淡的分数考进了调味市靠近郊区的一所普通高中,离家不算太远,但也要坐接近一个小时的轻轨。比较特殊的一点只是,他选择了住校。

影山律是大概所有人中最对此表示不赞同的,也许是由于高一和初三似乎一下子就把两人的距离拉大了,初中和高中的区别,更别说还要住校——即便如此,影山律也只是在晚上跑到影山茂夫的房间里严肃确认了他的决定是否是认真的,之后便也默认尊重他的选择。

其他人,小酒窝主动表示过可以陪同,不过被影山茂夫拒绝了。小酒窝留在师傅身边帮忙比较好,影山茂夫在灵幻相谈所和灵幻新隆边吃章鱼烧边讨论住校事宜的时候如此说。

啊,随便,虽然现在有芹泽帮忙就够了不过多养个恶灵宠物也不费钱,你随便吧。灵幻新隆端起杯子嗞溜口茶水,呼气,人向后靠,把手臂横搭在沙发背上。

喂,明明是茂夫请本大爷来帮忙的你个欺诈师说什么呢。小酒窝当时看上去很想把一壶茶都浇灵幻新隆头上。

影山茂夫低着头转手里的茶杯,转了两圈,抬起头。

师傅呢?

啊?

灵幻师傅,不对住校的事情有什么意见吗?

喔,对,住校要准备的东西很多啊,暑假的时候就可以开始去采购了,生活用品,各种杂物,龙套你没有住过校所以更要提早准备,少了点什么在学校里也是挺麻烦的事。

……是。

还以为我会扯着你不放啊?灵幻新隆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笑,伸手越过茶几按在少年的锅盖头上,揉了又揉。

人总是要成长的嘛,你已经可以规划自己的未来了,我再这样拉着你走在固定的轨道上也太差劲了吧。

窗外似乎起了风,雪也大了。打着旋的雪沫在车窗外沿边堆积了薄薄一层,内侧的玻璃上起了白雾——呼吸中的水汽撞在冰一样冷的玻璃上留下印记,被影山茂夫抬手抹去了。

人都该走自己的路。

灵幻新隆当时说了不少,最后用这句话做总结。

是无用功。影山茂夫每次呼吸的水汽始终固执地在玻璃表面凝结成一片片的白色,他终于放弃去擦,反去刻意呼气,让那片白色越发厚重。

灵幻新隆的样子从说那句话时的模样切换到送他去上学的那天,浅色短袖衬衫,牛仔裤,看着像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而不是迫近三十,需要被催婚的郁卒岁数。

那天灵幻新隆说要送影山茂夫,可他没想到灵幻新隆带着芹泽会大清早一起到他家来接,在爸爸开门之后的半小时……同时在影山律苦大仇深的眼神中,成为了影山父母眼中成功优秀的青年才俊代表,并万分感激其对自己孩子们的照顾关心。

和猜想的也没差。

在站台等车时,灵幻新隆从随手提着的塑料袋里拿出保温饭盒里的章鱼烧,给影山茂夫当在轻轨上打发时间用的零嘴。

到学校寝室收拾好了记得给家里人打个电话。灵幻新隆拍拍少年的肩膀。

弟弟君早上的表情很恐怖啊,如果不打电话他可能会带着超能力小分队来堵事务所。灵幻新隆耸肩。青春期的年轻人喔,唉。

影山茂夫点头,说,知道了。

轻轨缓缓进站。

灵幻新隆拍拍影山茂夫的肩膀,说,走吧。

车上人不多,影山茂夫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灵幻新隆看着他在里面走,也在月台上走,然后在站在他坐下的位置的窗外。影山茂夫抬头对灵幻新隆挥挥手,做口型说,师傅和芹泽先生回去吧。灵幻新隆点点头,和芹泽走了。

很久之后他才从芹泽那里得知,当时灵幻新隆其实只是往后走了几步,站在他看不到的死角,直到那列轻轨开走,又在月台上抽了根烟。芹泽说,那天灵幻先生推掉了一天的委托。

还有两站。

影山茂夫一手抹过玻璃上的白雾,低下头,掏出手机。

晚上师傅一起出来吃饭吧。

影山茂夫对着手机屏幕上打出来的字,看了几秒,又给删了。

再说吧。

他抬起头,眼神飘忽地看向车里的站牌提示,还剩一站。

虽然是住宿,但毕竟还是市里,不算远,影山茂夫每个周末都会回家。高中的课业总体来讲比初中忙许多,哪怕周末回家,他也几乎不再去事务所打工。灵幻新隆也很少主动找他,只是偶尔从轻轨走到家里的那段路上碰见了,会顺路拉他一起去吃点东西。有一次是和花泽辉气一起,还有一次是小酒窝,再其他时候,灵幻新隆都是一个人。

到站了。影山茂夫站起身,拖着箱子跟随人流走出车厢,看车站外的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他想,今天晚上去趟事务所吧。

“龙套。”

影山茂夫刷卡出站的时候斜前方有人叫他。他停下脚步,张大了眼看过去。

灵幻新隆靠在车站出口的石柱边上,灰色的毛呢外套里是黑色的高领毛衣,他用有些苍白的指尖掐灭了半燃的烟头,鼻尖微微的红。

“我没带伞。”男人一手揣在兜里,一手举起来跟影山茂夫打个示意,像以前对他说“这个灵就交给你了”一样,随随便便,理所当然的老样子。

而影山茂夫微微张着嘴,不知道该怎么正常地发出声音说是。

“好冷啊今天,一下雪总是这个样子。”灵幻新隆往手里呵着气,又跺着脚,他吐出的白气带着未消散的烟草味道。

“带伞了吗?”他偏着头问少年。

“……嗯。”

“喔真好,不用再买一把了,走,请你吃拉面庆祝一下放假。你还没吃饭吧?”

“没。”

“啊,那就好,今天叉烧可以加四块。”

“我知道了。”

风雪还依旧很大。



评论(9)
热度(56)
© 鱼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