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鱼乐  

【圣我】舍利子(2)

*这个短篇应该不会坑了,嗯。

【第二话】
——我以为我已经没有办法更喜欢你了,我错了。


“所以,你就这么和那猴子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

你邻居,兼青梅青梅的好基友好朋友,此时正边扒拉着你做的饭菜,边毫不脸红地发表带颜色的诽谤言论。

——虽然某大圣的确最近吃住你家,不过白天经常出去,往往到了傍晚才回来。他不说,你不问,满打满算,在一个屋檐下同住了仅仅七天。

“吃你的吧!”你恶狠狠地瞪她一眼,夹了一大筷子红烧肉硬塞进她不断怪笑的嘴里,“白吃白喝还堵不住你的嘴?”

“见色忘友无情无义……一只猴子就让你见异思迁,我们的爱呢,爱呢!”她一脸的痛心疾首,被肉噎得直敲桌子。

“谁和你爱过了,再啰嗦你今天就留在我家洗碗。”你拿筷子夹了点青菜放在嘴里,慢条斯理地嚼,任她在桌子对面作怪。

“别,我才不要,”听到刷碗她立刻就蔫了,可怜兮兮地用筷子扒碗里的米饭,“除非你准备把你家盘子和碗全换一遍。”

你叹气,恨铁不成钢地点点她额头,“就剩张好看的脸了。”

“在这个看脸的人类社会够用了。”她举起筷子,嘴角还沾着一粒米。

……人艰不拆啊,姑娘。

“走走走,吃饱喝足就快走,”你撵鸡似的抖着手把她往门外赶,“那么漂亮的小脸蛋再留在我家,怕是会被山大王看上,抓去当压寨夫人。”

“放心吧,就那猴子的眼光,咱俩并排站他面前,被抓走的一定是你。”

“……滚你丫个蛋。”

她嬉皮笑脸地躲开你恼羞成怒的一巴掌,端着盘子和碗闪进厨房水池,你刚跟过去她又探出个脑袋,笑嘻嘻的:“滚不了蛋,咱是正经哺乳动物,胎生的。”

你啼笑皆非,这死丫头,真是你克星,这么贫的一张嘴也真是没谁了。

“一句话都不带掉地上的……真不知道将来有谁能吃住你。”你系好围裙准备去刷碗,而她就抱着胳膊肘靠在厨房门口看。

“这可不劳您费心喽——哟,你家的那位好像回来了。”她揉揉鼻子,打了个喷嚏。

然后跳起来,还没等你反应过来就已经蹿出防盗门,扶着门把手冲你一挤眼睛,飞个吻,“我的游戏还挂着机呢,回头有空再来找你玩儿,别太想我么么哒。”

你正懵呢,手刚抬到一半想把她拖回来说清楚,门就嘭地关严实了。

“搞什么……啊?”

“刚刚那是谁?”你身后突然传来那猴子的声音。

“邻居,也是同学。”你转头,意料之中看到猴子走过来,身后窗户开着,呼呼地猛往房间里灌室外的热空气。

“我和她从小就认识,经常串门玩,怎么了吗?”

你把窗户关上,再回身,却见猴子站在防盗门前,盯着那门看个没完,是要把那么大一个铁疙瘩盯出花儿来才罢休的劲头。

“怎么了?”

他像是没听见,板着张长脸快用目光把防盗门给拆了。

“……?”

你走过去,举着手在猴子眼睛前面挥挥,他才有如大梦方醒,下颌微收赏了个眼白给你,没好气地道:“瞎摆什么爪子,俺又没瞎。”

“……是是是,大圣火眼金睛,要瞎也是瞎咱的狗眼……”面对猴子的不满,你只是好脾气的笑,到厨房端了特意给他留的菜,“今天我有买素鸡,菜的话有……”

“酒呢?”

“蜜桃味儿的冰锐,大圣要不要尝尝看?”

几天下来你也算摸清了这猴子些许的脾气,顺毛捋一般没差——当然逆着横也很有意思,可你胆子比较小,只敢偶尔贫个几句,毕竟万一惹毛了,一棒子抽死虽然不至于,但架不住人家是说跑就跑的齐天大圣斗战胜佛,要真不见了,你一介小小凡人连根毛都找不回来。

哭都没地方哭。

你说,你哪里舍得?


酒足饭饱,你抱着手机瘫在沙发上,陪猴子看电视——他看电视,你拿手机偷拍他看电视。

别说这侧脸可真帅,如果是正面……如果能拍到猴子披挂的样子……哦豁。你暗搓搓地妄想,手里头也毫不含糊,连点快门,手指抖得像抽筋。

“手机还要不要?再拍一张就让你手机报废。”猴子的眼睛依旧盯着电视,漫不经心说出来的话,在你听来却如严冬的朔风般残忍冷酷。

……居然,恐吓。

你悻悻地按下锁屏键,抱着膝盖板着脸看电视,装雕塑。

偷拍被当事人……猴抓了个现行,真是,神尴尬。

当然比起尴尬,手机的小命更加重要——你说一只猴子懂那么多高科技什么的好意思吗?好意思吗!废这么大劲儿就为了多拍两张留念你容易吗你……

电视里的解说员在为又一个进球而欢呼,屏幕里的绿茵场热闹而喧哗,屏幕外的气压有点低。

“今天那个人,应该接触过舍利子。”

像是想要缓解气氛似的,猴子突然开口,提到了这个刚刚令你很是在意的细节。

“……啊?舍利?”你还在为偷拍的事情咬牙切齿,猛地听到他这么说,愣了愣神,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开什么玩笑……那家伙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怎么可能是妖怪……”你期期艾艾地,感觉简直不可思议。

“没说一定是,也可能她最近接触过俺要找的家伙,”猴子双手枕在脑后,仰起头,眼睛慢慢眯起,“住隔壁是吧,看样子果然没错……”

“什么?”你没听懂他说什么。

“没什么,”猴子呲牙一笑,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你身边,手按在你头上揉了揉,又拍拍,“明天俺去调查看看,没准能有新发现。”

“对了,桃还有没?”他放开手,走进厨房。

“……冷藏第二格。”

“唔。”

厨房传来猴子翻冰箱的声音。你沉默两秒,突然站起来,往洗手间走,手机还攥在手里,然而右手朝前的同时,右脚也迈了出去。

你动作略显僵硬地走进洗手间,反手关上门,咚地背靠在了门上,慢慢地,慢慢地蹲下,拿手机和胳膊肘挡住脸。

洗手间的墙砖是浅淡的天蓝,这种很清凉的色调,往往能让看到的人心绪平静。只是这回,好像完全没用。

耳朵在烧。

还是,整个人都在烧,像个火炬。

……搞什么……啊……

我这是可以思考可以考试可以控制吃喝拉撒睡的头……怎么跟拍西瓜似的……

干嘛要,碰我啊……

……%*oe)43*qkpn$*wo0*1;/w&ppq……

……
……
……

但是这家伙呲着牙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好帅,啊。

你一巴掌糊自己脸上。


是夜。

你抱着薄被睡得昏天黑地,猴子一如往常撘坐在窗台边上眯着,玻璃窗外霓虹灯色斑斓。

白日里车流不息的钢筋水泥森林进入夜晚便改了颜色,满城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令人沉沦。

但总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阴暗角落,穿梭其间的黑色影子,会亮出自己在光明下不曾流露的狰狞爪牙。

猴子张开眼,丝丝金光在眸间一闪即逝。

他悄无声息地跳下窗台,走到你床边站定。而床的另一侧,立着一个不知何时出现的黑影,靠着窗外的一点光,仅能看出这是一个人形。

二者默然对峙。

——胆子大的很,之前放了你一马,竟然还敢找来。既然嫌命太长,那就成全你。

——不敢,既已被您识破,我再躲藏也没什么意义,特此……前来请罪。

黑影诡异地扭曲成一个椭圆的漩涡,倏息间仿若滴入水中的颜料,在空气中融化,扩散,最后消失无踪。

——这儿可不是一个合适的聊天地点,您说呢?

猴子的嘴角勾起。

……

你猛地从梦中惊醒,冷汗淋淋。

喘不过气,梦里发生了什么很快便记忆不清,可你依然惊魂未定。

踩空的感觉?不对,不……丢了,丢了东西,有东西丢了,大概是。找不到……你紧攥着被子,心跳飞快,慌如擂鼓。

你突然从床上坐起身,披散下来的发丝有几缕晃悠悠地垂在眼前。

……大圣?

纱帘半开的窗前,空无一物。

评论
热度(8)
© 鱼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