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大量原创自娱自乐/
目前567和爆豪胜己是持续心动对象/
深灰的变色龙/
刺客伍六七/
灵能百分百/
我的英雄学院和排球少年超杂食全员粉/
Q君的人狼村游戏实况/
飙速宅男/
请吃红小豆/
——在墙头s上劈叉——

【圣我】舍利子(1)

贴吧周年庆贺文。死线十五号,然而两周码了两千五,这是要坑的节奏_(:з」∠)_

先放写好的第一话,剩下的……只能赶着写至于到底坑不坑……看天气吧(´ ▽`)/【???】

——

*舍利子:取自《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本文曲解其意,仅作娱乐,切莫深究。



【第一话】——从第一次知道你开始到现在,我比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要更喜欢你


世人皆好色。

色者,美也。声色景色财色,皆因其美而招人爱。

你也不能免俗。

小到笔墨文具服饰,大到帅哥美女雕塑建筑,愈是貌美可人的,愈是喜欢。看的频,亦看得久。常常打量东西物件还好说,可若是在街上见了养眼的人儿,忍不住频频回首细看,便易惹人不悦。你也自知这习惯不好,常默默告诫自己要克制,看人看物时多以眼角余光打量,特喜欢的,多瞄几眼便罢。

总怕显得轻浮,却也有实在不愿克制的时候。毕竟,有什么能比活生生的美猴王齐天大圣更能招人眼球?

起初只是好奇。

真能见到活的齐天大圣,这可比太阳打西边出来还稀罕。且看那猴的脸,嗯,果真能和荧幕里的一较长短。

他在你家暂住,却不肯睡床。

就算是成了佛当了圣,依旧灵猴一只,天性难改,理解理解。你躺在床上如是感慨,边感慨边眯眼偷瞧撘坐在窗台上抱着胳膊翘着腿打盹儿的猴。

已是夜深,城市里的小区却不静,不时有车轮压过柏油马路的沙沙声贴着紧闭的窗框呼啸着过去。院子里草木间嗞咂儿的蝉鸣长长久久地唱,声音被玻璃阻了,再传到屋里。盈了多半的月掩映在黑夜烟青色的云朵后面,朦胧柔和。

而公寓玻璃窗里的空调静静地吹。

大抵是月光,又兴许是对街楼上晃动的霓虹灯光,潺潺汩汩地穿过窗子流进屋里,落在那猴子的肩上,勾勒出个侧脸的剪影。暗红棕的毛发在夜里看不大清,只让你觉得似是随着他呼吸的频率微微起伏,甚是柔软可爱。一晃神,竟有看到大型毛绒玩具的错觉。

好可爱。

你抑不住,闷在被里嘿的一声轻笑,不想那猴垂下窗台的尾巴立时一晃,眼皮抖了抖,吓得你赶紧闭眼装睡。

闭眼半晌,没听见什么动静,这才松了口气,被窝里握个空心拳手背碰在唇上。暗骂自己没来由的,心虚个什么劲儿。

你不敢再偷瞧,翻个身拢了薄被,悄声打个浅浅的哈欠,渐渐地睡过去。

半梦半醒间,还想,好在没再看,若是那猴没睡,看过去不小心对了眼,那该尴尬得脑壳儿疼。

白日醒了,出去买个早饭的功夫回来已不见了他猴影。你以为他不告而别,甚是扼腕。既没好好多看看两眼,又没能厚着脸皮讨几根猴毛留着,也算个念想——

等将来几十年后,给自己的后辈小儿讲故事还能拿出来秀秀:喏,看清楚,这可是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的猴毛,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你这么边想边拉开冰箱门,一个人对着冰箱里昨日买的桃子傻乐。

“有桃?不早说。”

毛茸茸的爪子越过你的肩膀,从冰箱里桃堆中抓了个红艳的出来,还没等你瞪大了眼转头,便听咔一声,再回身,看他往客厅里走,尾巴上翘,吃的高兴。

你笑,拎了整袋的桃子出来,关上冰箱门,跟在猴子身后进屋。这回,颇有些肆无忌惮地瞅他背影,目光在蜂腰猿臂上扫了又扫,没吞口水,只是弯了眼。

那桃儿,你还没洗呢。

猴吃桃看电视,你吃饭看猴。

“眼珠子直勾勾的,小心瞪掉出来。”啃干净的桃核上下抛抛,手腕一晃就划过一条完美的抛物线进了三步外的垃圾桶。

嘴可真损。

“大圣英雄盖世名传千秋俊美非凡,我等凡夫俗子早已仰慕多年,如今得见真容情不自禁,若有冒犯还请多见谅。”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理直气壮。

那猴听你马屁奉承得夸张,抬眼哼了声,尾巴卷过果盘里你洗好的桃,又是一声脆响。

他不置可否,你也不多说,草草吃完收拾了桌子,随意坐到他身边的沙发上,看电视里播放的动物世界。

“大圣来凡间,所谓何事?”你问他,就如闲聊。

“捉妖。”桃咬在嘴里,含含糊糊。

捉妖?你挑眉。

“捉妖捉到我家里啦?”你学他拿个桃在手里,慢慢地啃。脆桃儿,你也喜欢。

“昨儿硬拖俺留宿的人是谁?”猴儿斜眼睨你,不背黑锅。

“阴阳眼,天生的。”你叫屈。堂堂齐天大圣被凡人认出来了能怪谁,更不提你还是铁杆迷妹。

他呿了声,“约莫是有个千余年道行的,扮成香客盗了供奉的舍利。匿形藏息的本事不错,就在这周遭,俺查了几日,没找见。”这就把话题兜了回去。

“只是偷了舍利子?”你张大了嘴,手里的桃塞了自己满口,惊讶的不行,“抓个小偷就要劳烦一尊大佛,还是斗战胜佛?”如此大材小用,这是东西方天庭佛门经费不足裁员了还是怎的?

猴子像是知道你在想什么,瞪你。

“俺自求的差事。”猴子有点郁闷地抓抓头,“也就挂个劳什子的佛位,又没必要整日呆坐享受香火供奉——也就那呆子乐的紧。”

你了然。原来是满级的大圣爷无聊接个日常任务结果找不到任务目标,卡半道上结果被你捡回家的剧情。

“那……”你扔了桃核,双手撑着沙发面朝那猴子,略仰头看他,“大圣接下来在凡间的日子,就还住这儿吧?”你的语气那叫一个满心期待,眼睛里就差冒星星了。

猴眼珠子撇向你,翘起二郎腿,一副大爷腔:“凭什么?”

“大圣下凡肯定要有个落脚的地方,野外太憋屈,宾馆太麻烦,当然大圣法力高超我知道的,但如今凡间与过去大不相同,出门在外总是不够自在。”你认认真真地板着手指头,劈里啪啦地算:“我这儿就不同啦,老爸老妈一出差就是几个月,家里头就我一个,住着宽敞舒适不说,障眼法还可以省了。至于吃喝住用……虽然比不过五星酒店,但大圣要什么招呼我去买就好,不含糊。况且大圣也说了要捉的妖就在这附近,近水楼台先得月,机会易得好交差嘛……”你越说越是兴高采烈。

“停!”你还没分析完,一只毛爪子就竖了起来。“你个小丫头,小小年纪,嘴皮子可真能念,叨叨叨叨的俺脑壳儿都疼……”猴子一手竖你眼前一手揪着头上的毛,一张长脸皱成了包子样。

你被他打断也不恼,眨巴眨巴眼看他挠着头站起来,开口又问:“那大圣这是同意了?”

他头也不回,手一摆:“素斋,桃要管够!”

“得令!”你乐呵呵地应了,抬手并着双指往额角一磕,再一扬,神采飞扬的一个敬礼。

而那猴手扶着窗框,从鼻子里哼出气,大概是满意了,跳上窗台,再一跃,身影便消失在窗口。

你一骨碌从沙发上爬起来冲到窗边,但见蓝天白云绿树蝉鸣,车水马龙。

一如往常。

你眯着眼凝望远处缓缓飘移的云朵。盛夏的阳光炽热,带来的风也蕴着比体表更高的温度,轻而触感真实地掠过你的发梢和脸颊。

“真是,”你胳膊肘架在窗台上,嗤地笑出声:“怎么就那么喜欢他,不就是只猴嘛……”你两只手捂在脸上搓了又搓,罢了叹口气,关窗回屋。

谁叫他是这天底下的独一份。上天入地,绝无仅有,真正的独一无二,天下无双。





评论(2)
热度(15)

© 鱼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