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最近专注爆豪胜己

  鱼乐  

【圣我】成人礼(上)

    一直觉得玻璃渣不只是虐啊……被划伤喉管之后不止嘴里会吐血,一般鼻子里也会冒血的耶……

    想开一篇不太一样的玻璃渣。

    ♡祝太太们食用愉快♡

——

    夏夜,蝉鸣,月色如水。

    若是山野之间,本应是如此美景。然而在城市里,夜晚时分的车流杂鸣往往会盖过清脆的蝉声,璀璨琳琅的霓虹灯火往往会冲淡水色的月光。水泥森林,衬着人工光源形成的无数斑驳畸形的光影,是这个时代的标志。

    有一只猴子住在在一座城市里,和一个孩子生活在一所平凡的公寓中。

    “哗——。”一只毛茸茸的爪子举着淋浴喷头,在冲干净自己身上最后一丝泡沫之后关上了水龙头。

    猴子从架子上扯下条浴巾,把身上湿透的毛发简单擦擦,套上一件浴衣,走出浴室。

    客厅里没有开灯,猴子的眼睛在黑暗中隐约闪着金光,他熟门熟路地从水果篮里拿了个桃子,又回到房间,走到阳台上,一边啃桃一边任凭仲夏的夜风吹干自己身周残余的水汽。

    天早已黑透,迷离朦胧的霓虹光影笼罩在城市上空,遮了星光,掩了月色。

    猴子翘着腿撘坐在栏杆上,啃完了的桃核随手丢向楼下,接着就听见不知是谁家女儿在楼下断断续续地骂娘:“靠……大半夜的乱扔垃圾……高空抛物……”

    猴子侧耳听着。待没了声息,他便翻下栏杆,回到房间,关上门窗,打开客厅里的落地灯,最后摁下空调遥控器上的开关。

    这之后就有人在门外嘭嘭嘭地敲上了,还带节奏的,跟打鼓一样。

    猴子打开了门。

    “亲~爱~哒——我回来了~哟!”上身T恤下身热裤的女子一开口哈出满嘴的酒气,在防盗门大开的瞬间挂在了猴子的脖子上。

    被一把熊抱住的猴子立刻黑了脸。

    ——

    你今天喝酒了。

    本来嘛,成年礼兼谢师宴,不喝点怎么成,尤其是在周围一堆家长老师同学的起哄下……损友什么的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两杯红酒,大号的高脚杯。你感觉自己还行,就是脸红了点,话多了点,傻傻的笑容也比平常多了点。

    好在同学中某妹和你顺路,她的家长开车送你回家。

    你下车前跟那妹子打了个飞吻,说,你要回家去找你家猴子睡觉去了,亲爱的她也要记得早睡。

    你可是很诚实的。妹子笑呵呵地坐在车里和你挥手道别,只道你又在发痴。

    你撇着嘴往家走。今年天冷,仲夏的夜风偶尔还会显得有些许凉意,你拍拍自己依旧红热的脸颊,思考自己到底算不算喝多了。

    正想着,突然头顶一麻,也不知道哪里飞来的硬物砸中了你的头,痛的你直跳脚,直接就在安静的小区院子里嚎出了声。

    “靠谁家熊孩子大半夜的乱扔垃圾!高空抛物很危险的啊喂!”

    结果自然是没人理会。

    ……

    你搂着猴子的脖颈,心满意足地蹭蹭,感觉这个世界真是太美好。有朋友,有老师,还有你面前的猴子,人生赢家啊。

    “怎的吃个饭还喝上了酒?”

    猴子有点恼火的声音在你耳侧响起,你只是嘿嘿地笑。他见你扒在其身上不肯下来,啪地一巴掌糊在你的屁股上,“快下去。”

    “才不要,臭猴子你又非礼我!”你叫道,脑袋往他肩上一搭,两手搂得更紧。

    猴子不再做声,带着你这个大型挂件直接往客厅里走。

    也许酒精的效果会延迟,你没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对,安安静静地窝在猴子怀里,直到猴子两手撑着沙发,把你放下,然后再次对你说:“放手。”

    你把脑袋从他颈弯里拿出来,盯着猴子近在咫尺却皱着眉毛的脸看了一会儿,突然凑上去在他嘴角吧唧亲了一口,这才笑嘻嘻地放开手。

    果不其然,猴子的脸色更黑了。他哼了一声,站起身,从壁橱里找出几包茶叶,每样挑了点扔进白瓷杯子,手一晃招来暖瓶里热气腾腾的开水浇进杯中,一股混着悠柔花香的茗茶香气便在整个客厅中氤氲散开。

    “喝。”他端着杯子,连带着杯碟递到你手里,而后坐在你身边,从果篮里抓了个桃子,咬的咔咔作响。

    知道猴子就是个嘴硬心软的,虽然气你在外乱喝酒,然而还是心疼你这副晕乎乎的样子,给你沏花茶醒酒。

    你抽抽鼻子,吹凉杯沿的茶水,咂了一小口,余光瞄着猴子沉默地啃完一个桃子,又打算伸手去拿。

    “大圣。”你唤了他一声。

    少女的嗓音稍显微醺的沙哑,和平日里元气满满朝气蓬勃的味道不同,带着些许的风情,这让猴子手下微顿,诧异地看过来,不知你突然抽的什么风。

    你把杯子放到茶几上,整个人扑到猴子身上,鼻头顶着他鼻尖,又拖着音叫了声:“大圣……”

    猴子没有应声,也应不了。

    少女温润的唇带着丝丝缕缕的酒气茶香,堵住了他的口。你轻咬着他的唇,趁其怔忪之际将自己柔软的香丁探到深处,勾住对方的舌,浅吮他口腔中尚残留着的水果甜蜜,却又浅尝辄止,柔舌在离开时划过他口中锋锐的尖牙,带着说不清的情味。

    唇舌分离之时牵出一小段晶亮的细丝,在微黄的灯光下晃出一霎的亮光后断开,只留你唇上一抹水色,勾人心弦。

    “大圣……我喜欢你。”你顶着猴子的额头,舔了舔唇,低声道。

    刚刚喝过茶水,可嗓子仍是干的厉害,导致你听着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喑哑。这样的告白真是太糟糕了,你想。

    猴子看着你,你也回看着他,那眼里倒映着小小的你。

    他的眸色是清澈透亮的金,平日在阳光下总是显得傲气凌人神采飞扬,但此时,那双眼似乎格外深邃,眼底像是有无尽的深渊,吸引着你的目光不断下陷,无法自拔。

    猴子深深地吸了口气,一把抓住你的后领,往肩上一放,站起来就往洗手间走。

    “小小年纪就能醉成这个样子……俺老孙今天就帮你这个小丫头好好醒醒酒。”声音里隐约有些咬牙切齿。

    “哇啊啊死猴子又打我屁股!我已经十八了快放我下来……啊啊啊啊水好凉!不,不要往我头上浇凉水啊孙悟空你个混蛋是要冻死我吗!”

    一时间惨叫声在浴室里回荡不休。

    “哗——”

    不管你怎么作怪反抗,那只毛爪子依旧抓着淋浴喷头正对着你的脑袋,直到你整个人都被冲了个透心凉。

    “……孙爷爷我知道错了能麻烦您帮我拿一下浴巾吗我觉得我需要洗个澡。”

    你VS猴,猴胜。

    ……

    你去洗澡,猴子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一口口把你没喝完的花茶灌了半杯下肚。

    电视里演的什么并不重要,因为猴子此时只在想你之前唤他的那声“大圣”。

    其实猴子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你叫他大圣了。

    刚被你“捡”回家的那几年,你还只有到他腰那么高,扎着小辫子,穿着花裙子,喜欢每晚在电视前蹲看西游记,喜欢跟在他身后叫“大圣”。

    大圣大圣大圣。你整天这样叫着,粘人得很。

    就这样叫了快十年。

    大概是从你十几……应该是十三四岁的时候,有些什么东西逐渐开始变得不同了。女孩子嘛,青春期发育,而在猴子看来就是性子变得古怪,会躲他了,爱炸毛,有洁癖。

    心情好时会叫大圣,心情不好臭猴子死猴子乱叫一气,然恢复正常之后还是会过来找他腻着,别别扭扭地道个歉。

    至于高中以后,那就是开心时“哈尼亲爱的”,不爽时臭猴子死猴子和叫全名……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你是女子兼小人儿。

    唔,走题了。总之,猴子对你方才唤他“大圣”,各种不适应以及……有点怀念。

    他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

    当你穿着浴衣拖鞋,拿着吹风机走到客厅里时,你觉得眼前的场景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很让人胃疼。

    电视遥控器在猴子手里,电视里在演着言情剧;他给你沏的茶在他手里,不时举起杯子喝一口。

    你不知道猴子又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了,却看得出他明显没有对焦的目光里包含有化不开的温柔神色。你瘪瘪嘴,心里有点吃味,那家伙极少用这种目光看你,却时常会摆出这副满脸柔情的蠢样子发呆。

    说出来是霸道了,然而你就是希望这只猴子的眼里只有你一个。这等少女心思,又有几人能够说得清。

    “大圣爷可否愿意帮小女子吹吹头发?”

    你趴在沙发扶手上,拿着吹风机在猴子眼前挥挥,声音腻歪得要命,惊得那猴子眉头一跳,虚起一只眼,用满脸嫌弃的表情看你。

    很嫌弃很嫌弃的眼神。

    很好,这只猴子成功对你的少女心发动了一次伤害值爆表的攻击。

    你颇为恼羞成怒地转开头,拿着吹风机站起来就打算回房间。都说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在这个死猴子眼里,你连花都不是,他从来就只当你作孩子,而且总是用那种看隔壁家熊孩子的眼神看你。偶尔也会有一瞥之间的温柔,但又像是镜花水月,看向的人是你,可眼中所含的深沉情意……其对象天知道是谁。

    心底蓦地生出些许没来由的委屈。

    你咬了咬牙,抬脚就准备离开,却被猴子抓住了手腕,拉到沙发上坐好。他伸出手拨拉了一下你湿漉漉的头发,说:“好,我帮你吹。”

    你愣愣地看着猴子随手捞过你的一绺湿发,嘬着嘴给你吹了一下,然后拍拍你的脑袋,说:“好了。”

    方才的那点委屈早被你抛到了九霄云外,你反手抓摸到自己脑后干爽的长发,尚未尽消的酒气似乎直冲脑门儿,脸颊耳朵上绯红一片……被气出来的。

    ——神通广大却不通情调的猴子什么的,最讨厌了。

    你放下手里的吹风机,用皮筋把已经干透的一头黑发随意扎成马尾拖在背后,然后手下猛地发狠,把猴子推倒在沙发上,整个人跟着欺压了上去。

    现在的这只猴子,是你的,谁也别想抢走,也别想跟着别人走。你以“沙发咚”的姿势趴在猴子身上,恶狠狠地看着他,想要好好警告一下这个总是心不在焉的家伙——不许老想些有的没的,好好看我啊!

    猴子被你推到之后也没急着起来,他大概已经对你今天的各种怪异行为无奈了。

    “大圣,”你的眼睛有点发红。酒意上头,你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沸腾,“大圣,你看看我好不好?”你盯着他,话到嘴边,却已柔软得近乎于哀求。

    “……我现在看的不是你还能是猴吗?”那猴子在你身下翻了个白眼,“闹够了就起来,早点去睡,醉酒熬夜,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还吃不消。”

    而你竟像是魔怔了一般,对猴子的话不理不睬,只是一味地低语哀求。

    “大圣,我已经不小了,已经十八了,我已经成年了……

    “大圣,我是真的喜欢你,真的很喜欢很喜欢……

    “大圣,你能不能好好看看我?我不是什么小妖,不是你记忆中的什么人,我是你的丫头,我就在你面前,你能不能好好的,看一看我……”

    你的声音越发的低哑,眼里的一点水光越发的晶莹。你慢慢低下头,把脸埋在猴子的浴衣前襟上,支撑在沙发上的双肘微微颤抖。

    ——是痛的。五脏六腑好像都抽搐着绞在了一起,痛彻心扉。

    猴子沉默了。

    你从小就机灵,脑子也一向转的快,然而他从不知道你敏感至此——

    堂堂齐天大圣为何会愿意跟一个素未蒙面的小孩回去,为何会十数年入一日地看顾其成长,为何会对你如此宽容……这些早在你心里盘桓已久,可你始终没有开口问过他哪怕一句,即使你听到过猴子极少会说的梦话,即使你早已猜出有轮回转世这种事……

    你也从未与他说起过。

    今晚的醉酒或许只是一根燃着的导火索,引诱你大着胆子剥下伪装卸下面具,将自己最害怕最渴望最脆弱的一面展露在外,引诱得那个平日里大大咧咧活力无限的少女,变得如此优柔哀婉形神憔悴。

    奈何情深。

    “傻瓜。”猴子的手在你头顶微晃,最后还是一把拍在了你头上,用力揉了两把,嘀咕了一句,就把你打横抱起,走到卧室扔床上。

    “别老想那么多有的没的……我今晚陪你,快睡吧。”猴子挥挥手,卧室外的灯就全熄了,而卧室里也仅存一盏落地台灯在发出淡黄的灯光。

    你从床上爬起来,眼睛红红的,看那猴子抱着胳膊坐在床边,忽地一笑,“陪我?好啊,那,陪得彻底一点好不好?”

————————————————————————————————————————

    待续。

评论
热度(17)
© 鱼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