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最近专注爆豪胜己

  鱼乐  

【9.5中元节酒窝企划/酒窝灵】门


《门》by鱼乐

这不是人间。

小酒窝想。

周遭的人,物,环境,都在告诉他这件事。房子和街道还是调味市的模样,但天空和行人都不同寻常,这种不寻常不断刺激着这具身体的视网膜,告诉他,这里和他认知中的世界有多么不同。

天空呈暗红色,是一种浓稠的血液被氧化之后泛黑的红,云层也是接近的深红色,和天空的颜色融在一起,像是在黑暗中缓缓流动的血液。云层下,大量好像蓝紫色果冻一样的“水母”飘浮在高空中缓缓移动,不时有粉色气泡被它们吐出,落下,穿过闪烁的霓虹灯牌,气泡下落的过程中又逐渐缩小,最后在将近地面三五米的距离啵的一声消失不见。路灯昏黄,街道上来往着的,是通透或朦胧的人影,缺皮少骨的骷髅,里面有人形的雪白床单,一弹一跳前进的圆球。

小酒窝双手插在西装裤口袋里,歪头站在人行道边,刚刚又一个穿着花瓣裙子的无头幽灵与他擦肩而过。他知道这里还是调味市,在地理位置上还是,熟悉的街道和路牌没有变,但又确实已经不是一个世界了。

他此时本应该顶着这副身躯,穿着休闲T恤和四角短裤,把空调开到16℃,然后在灵幻床上和对方抢夏凉被,两个滚作一团睡个昏天黑地,而不是在梦中陷入迷雾,进入这个清晰的梦魇。

衬衫领口有些紧,小酒窝抬手松松领带。他似乎听到有什么声音,不是人声,仿佛直接出现在脑海里。

你属于这里,你不属于这里。有声音在他脑后十五公分的距离窃窃私语。小酒窝转过头,两个只有上半张脸的骷髅头咯咯咕咕的古怪说话声随之停下,空洞的眼眶彼此对了对,又转向望着它们的男人,呼地面对面旋转,缩成一股烟消失不见。

莫名其妙。小酒窝皱眉,抬头看看路牌,离灵幻事务所的路很近。他对这奇怪的世界没有多大兴趣,只想尽快离开,可那直往脑子里钻的低语声复又响起,像是许多人在说话,发音细碎又模糊,听不分明。他往事务所的方向走。街对面猛地跑过来一个缺了右脚的小孩,直直撞向他,风一样的穿过他的躯壳,哈哈的清脆笑声突然在脑海中嘈杂的人声里放大,盖过了其他的声音。

小酒窝脚下一顿,拄着蜘蛛叠成的拐棍的老者从他右手边慢慢地走过去。

生者,不属于这里,死去的人啊,留下来吧。

喂,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小酒窝喊住老者。老人缓缓地转过头,身体没动,脖子扭过接近180º。花白头发下干瘪的脸抽动两下,慢慢张开嘴——没有牙齿和舌头,甚至看不到常人红色的口腔内壁,只有黑黑的一个空洞大张着,沙沙的噪声在小酒窝的脑海里一字一顿地回答他。

死者的世界。

小酒窝猛地向后退一步,手腕却被枯瘦到近乎只剩一层褐色皮肤的手爪紧紧扼住。只有手,没有胳膊的枯骨,不知力气是有多大,抓在小酒窝附身的这具躯壳的手腕上,皮肉被捏的泛红。那老人的脸张着黑洞样的嘴呵呵笑,声音像信号糟糕的电台嘶嘶喇喇地往小酒窝的脑子里钻。

留下来,你属于这里,徘徊人间的灵魂。

谁要留在这鬼地方!小酒窝用力甩手,泛着灵光的力量从手臂挥出,震碎腕处的手骨和那老鬼的半个头颅。

我看到了,我们看到了。嘈杂的声音逐渐变大,周围的空气里浮现出无数影子,拉扯着挤向小酒窝所在的空间,模糊不清的面目充斥着悲怒喜乐,它们的声音在他耳畔嘶鸣。你的愿望,你的执念。留下来,你属于这里,你会是我们的神明,你拥有一切。

留下来,我们是一样的,我们永不消逝。
我们是不死的灵魂,我们都永远存在。
我们是信徒,我们奉献一切。
你属于这里。

小酒窝紧握的拳慢慢松开。绵绵沙沙的低语像渗进土地的水,一点一滴地将他的理智吞噬,他没有拒绝的力量,那低语声里混杂着幼儿的软糯纯净,老者的沙哑厚重,女性的清柔婉转,男性的温和刚强,它们都是曾经活过的灵魂。

它们诉说着自己的信仰和誓言,它们告诉小酒窝,它们将奉献出他想要的一切。

它们希望他留下。

一个灵魂在贴在小酒窝面前向他吹气,糊了他一脸苍白的冷烟。我的神明。这个只有脸的灵魂慢慢地做出这句话的口型。

小酒窝抬起手,按在那灵魂的脸上,看那灵魂露出欣喜的表情。他停顿了两秒,绿色的恶灵本体从躯体的脸上浮现出一层。他几乎答应了它们。

然而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他的名字。

喂,小酒窝。

一点也不虔诚,一点都不热切地叫着他的名字,还有些懒洋洋的,像是没睡醒。小酒窝下意识转身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个叫做灵幻新隆的男人穿着睡前他给套上的丑熊睡衣,光着脚,肩膀上撘着的薄被垂下来,两边的被角抱在怀里,头发乱糟糟,空降在小酒窝背后三米远的地方,半耷拉着眼皮又叫了他一声,喂,混蛋恶灵。

这什么地方,大半夜的不睡觉干嘛呢。灵幻新隆从鼻子里哼了声,打个哈欠,从他身边一堆鬼魂里走过去,仿佛什么也没看到,他从薄被底下伸出只手,揪住小酒窝的领口,一边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回去,快解决这灵异状况,有灵捣乱就快点吃掉,我还没缓过劲呢,要早点回去睡觉。

小酒窝被拖着往前踉跄几步,耳边的声音在对方叫他的时候停止了,鬼魂都注视着那个扯着他领口的男人,低语声的休止让他好像忽然从梦里面醒来,有些懵,有些怔。他被扯的难受,就握住那人抓他领口的手,视线微微向下,看到薄被随着灵幻新隆的动作往下滑,露出脖子上暧昧的浅红色痕迹。

他突然特别清醒,觉得方才的自己可笑得不行。但他没有来得及笑出声,因为那些灵魂猛地开始大喊大叫,声音尖锐:活人不属于这里!

它们飞上半空,疯狂地尖叫,呼啸着窜来窜去,不断有新浮现在空气中的灵魂加入进去,闪烁着的半透明人形不断变换位置,声音越来越尖,直到连成一片。

灵幻新隆抓着他领口的手握紧了。小酒窝扳开他僵硬的手指头,说,明明看得见装什么睁眼瞎,欺诈师。

这到底什么地方?什么情况啊?灵幻眉头皱得死紧。这么大阵仗,不只是一两个灵搞的吧。

说对喽,这次可能是掉进鬼窝了。小酒窝耸肩。

要命……龙套不在啊……话说我好好的在家里睡觉怎么也能摊上这种破事,果然又是你这恶灵招的灾!

不要迁怒好不好,本大爷是主要受害者哎。

一声清亮的脆响打断了这场没营养的争执。叮啷,像是金属敲击发出的清响,声音不大,却又好像瞬间传遍了整个世界,将一切停滞。

两个人也都被镇住,大概是一瞬,又或许许久,等回过神,无数的灵魂已蜂拥至近前,小酒窝想要抬手把灵幻新隆拉到身后,却根本来不及动作,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叫嚣着淹没了那个人。乌压压的一片,涌过去,再散开,原先站着人的地方,就什么也没有了。

小酒窝觉得自己要炸了。

说不上来是惊还是气,或者说他甚至很清楚的知道,灵幻新隆没事。但火大,恨不得立刻拥有茂夫的力量,横扫了这扯淡的“死者的世界”。先是蛊惑,又是恐吓,早就死掉的人就该好好死在坟墓里躺着等成佛,不要聚众搞事!

没有鬼去理会小酒窝的愤怒。那些飞散的灵魂依旧在空中盘旋。它们又一次开始呼啸,声音嘈杂而响亮——门开了,门开了。

你属于这里,你不属于这里。两个半脸骷髅又在小酒窝耳边咯咯咕咕。被他一胳膊甩没半边脑袋的枯骨老人拄着蜘蛛拐棍,抖抖晃晃地站在他右手边,用只剩一边的眼睛看着他。

你属于这里,你又要离开了。

本大爷从不属于这里。小酒窝反驳。

门开了,该回去了。枯骨老人说。大家都要回去看看,活着的人如何。

不是所有人都回去?小酒窝看看空中飞的,又看看路上走的。埋头四处猛飞的不断撞上半空中的“水母”,兴奋过度导致交通事故频发,满天都是撞击的灵光,路上走的慢慢吞吞,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没有回去的理由了,就不回去了。枯骨老人转过身,拄着蜘蛛拐杖慢慢地走。死了太久,回不去了。

门开了。

……

小酒窝睁开眼,身边原本好好躺着的人腾地从床上直挺挺坐起来,大喘气,伸过来一只手摸黑在他脸上瞎拍,下手没轻没重,边拍边问:小酒窝,小酒窝?

给本大爷停手,这身体的脸要被你拍烂了。小酒窝抓起灵幻新隆的手腕放在脑袋边上,捂着脸直揉鼻子。大半夜的,不睡觉闹腾什么,昨晚没折腾够吗。

……刚刚那是梦吧?灵幻的手指在床单上抓了抓,问。

……啊,是梦吧。

好敷衍。

本大爷也不知道,管它什么鬼,睡啦。

睡的进去才有鬼,敢情被鬼扑的人不是你。灵幻窸窸窣窣地摸黑穿拖鞋拉抽屉,说:我去抽根烟。

压压惊。小酒窝在心里头给他补完后半句,然后嗤嗤笑了两声,从床头柜抽屉里抓了打火机香烟盒扔给他。

别翻了,那边抽屉里是套不是烟,昨天我刚新买的一盒。

不出意料的收到一句混蛋恶灵的骂。小酒窝又笑。

灵幻新隆去阳台抽烟,小酒窝躺在床上本来想接着睡,却想起来最近夜晚降温,刚刚上阳台那人只穿着T恤和四角短裤,便爬起来,从柜子里拎了床备用的薄被出来,一开阳台门,真没多热,比起房间里空调开到16℃,也暖不了几分。

他把被子往夹着一根烟看过来的人脑袋上一蒙,语重心长:人类欺诈师也是会感冒的。

用着人类身体的恶灵没资格这么说。被突袭导致险些把被子用烟头点了的灵幻新隆回以呵呵。

……说的也是。小酒窝想了一下表示赞同,又把被子拿了过来披在自己身上。灵幻新隆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烟灰掉到脚面都没意识到,实在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不,没见过这么恶质的恶灵。

小酒窝倒是很坦然,张开披在肩上的被子,歪头示意。

灵幻新隆:……呸。

随后两个人还是窝在了一起,被子包小酒窝小酒窝抱灵幻,于是灵幻新隆被裹着被子的小酒窝抱着,靠在栏杆边上,抽了口烟,喷几个烟圈出来,全身都是暖的。

小酒窝的下巴搁在灵幻头顶看着凌晨两三点墨蓝的天,平静均匀地呼吸,目光平静毫无波动,俗称发呆。不算睡梦中的经历,真是一个安宁的夜晚。

直到第一道亮光划过夜幕。

小酒窝先抖了一下,然后把灵幻的注意力也吸引了过去。

流星雨…?灵幻新隆诧异地挑眉。

大量的光点在夜空中划过,起初三三两两,接着飞快地掠过几十,几百,好像有无形的重锤砸在烧红的铁块上,从一个点,爆出成百上千的火星,明亮而绚丽夺目。

不对啊……我记得没有最近天狼座有特大流星雨爆发的新闻来着……

小酒窝也仰着头看这炫目的光华,他仿佛又听见了它们无尽的呼啸。

东方有古老的传说,人死后会变成星星。他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

还有死去的魂灵会在特殊的日子回到人间。灵幻顺口接下去,捻灭了烟头。这种古代传说你也知道啊,这年头我以为只有我这种人才会去网上看这种资料。

本大爷好歹也活了很久了。小酒窝嘁了声,把被子拿下来搭在胳膊上,看灵幻推开阳台门。

门开了。

END

——

*大概就是中元节鬼门开的设定,总觉得写的太意识流……所以以下是啰哩啰嗦的解释……

*因为上面一条所以到最后也没想好题目是什么,无题又太奇怪了,索性就叫门了,反正中元节鬼门开,重点就是那个门,那个鬼门开……死去的人回到人间接受祭祀,但死去太久被遗忘的孤魂野鬼可能就不回去了,酒窝也算孤魂,所以会被挽留。又因为是鬼所以有蛊惑人心的能力,能看到灵魂本质的执念,所以酒窝差点就被忽悠到真的鬼界了。但酒窝和灵幻在一起嘛,虽然没有明说但活着的人比那虚无的愿想要重要的多,所以灵幻的出现让酒窝很清楚他还想在这个人身边呆着,鬼神什么的爱谁谁当。灵幻是活人,生魂进入鬼界被发现立刻就被赶出去了,鬼门开,酒窝也随着蜂拥的鬼魂离开了。流星雨就是暗示鬼门大开涌出的鬼魂,这个大概不难理解。

*emm大概没了,以上。

评论
热度(5)
© 鱼乐 | Powered by LOFTER